浅沫记忆こ

十里红妆雪漫城

她是叛乱王爷之女,

他是将门之子,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

“睿哥哥,待我长发及腰,你娶我可好”

“好啊,雪儿可要快点长大呢”

“睿哥哥,雪儿快要及笄了呢,睿哥哥还会娶我吗”

“当然会了,雪儿又长高了呢!”

“楚睿,你已到娶妻的年龄了,可否有心仪的姑娘,今日,朕替你做主,赐你一桩婚事”

“回皇上,臣确实已有心仪之人,求皇上赐婚”

“哦,哪家的姑娘说来听听”

“她乃丞相之女,京城第一才女”

漫雪听了,泪水潸然而下,睿哥哥,我已长发及腰了啊

“睿哥哥,不是说好了要娶我的吗”

“漫雪,别傻了,你是叛乱之后,我有怎能娶你,你配的上我吗”

“可是睿哥哥,我们一起长大的啊”

“那有如何,我娶的人终究不会是你”

从那以后,漫雪消失在了世人眼中,有人说,她可能悲伤欲绝,跳崖身亡。三年后,京都失守,江山易主,他看着那坐在龙椅上妩媚妖娆的女子,终是叹气道,你何故要回来

“睿哥哥,如今我坐拥着万里江山,不知可否配得上你”

“睿哥哥,你不是说你最喜欢冬天了吗,因为冬天有雪啊”

“睿哥哥,那丞相之女我听说她喜欢春天,我把她埋在桃花树下,来年她就可以看见桃花开了呢”

“睿哥哥,你终究还是不肯看我一眼吗”

“你坐拥万里江山,牺牲了多少无辜的人”

“我喜欢冬天,因为冬天有洁白纯洁的雪儿”

“而现如今你手上鲜血淋漓,背负了多少条人命”

“楚将军,不服皇命,于三日后赐死”

“睿哥哥,一路走好,雪儿会去陪你的”

漫天飞舞的雪花,落到红色的嫁衣上,十里红妆,鲜血为媒

无论时间如何流逝,你仍是我心中的少年